消失在柏油路下的荡漾碧波

在农村,麦田附近的每个村庄周围总有几条河流和湖泊。当然,这里的“江湖”只是人工挖的灌溉渠。但对于在华北荒原麦田里长大的野孩子来说,他们并不比水乡更好,甚至比不上他们心中最早最美的水...

在大门以北几百米处,一段运河被人工挖开,形成了蜿蜒曲折的九曲湖。夏天的傍晚,这个小湖在夕阳的映衬下,水光潋滟,波光粼粼。湖中的红日很美,芦苇和香蒲随风摇曳,带起白色的小芦苇。宜人的微风仿佛无缘无故地从芦苇中飘来,飞上岸,柳条纵横交错,荡来荡去,让绿林树下所有的人都处于一种清凉的状态。

这个小湖是灌溉渠废弃的,水很浅,小孩子经常在这里玩耍。进水口被淤泥堰堵住了。这个湖的水源要么是雨水,要么是一条支流的渗漏。水真的晶莹剔透,一尘不染,像一整块琥珀翡翠,泛着柔和的光。水底有一层细密的淤泥,但不会给你丝毫污秽和厌恶的感觉。甚至有一种想把它擦在身上,听四野蝉鸣蛙鸣的欲望。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。

不知怎么的,一些小动物突然出现在这个小湖中。比如蜗牛,壳很薄,散落在水面各处,附着在浮萍上,或者淹没在泥里。不过要小心,总会被在这里玩的调皮孩子抓到。

还有一些鱼虾,比那些少很多。野鬼很聪明,很难抓。尤其是虾,只有半指长,晶莹剔透,远远看去,像一潭波动的水;悄悄靠近,虾被雕刻得像这个池子里自然孕育的冰晶,没有噪音,没有光亮。

透明的,只有两个黑芝麻大小的眼珠子不停的摆动,细小的看不见的触手和腿在扑腾。可惜往往会在离它半米远的地方被发现。虾在原地伸展,也不知道跳到了哪里,只在原地留下一圈涟漪,带着无尽的遐想慢慢飘走...

但是好景不长。失去灌溉功能的河湖,在人们眼中早已失去了原本的价值,她很快就被抽干了。她逐渐被垃圾和瓦砾掩埋、铲平,然后盖上一层黄土,用挖掘机压实。原来的小湖顶部,有一条扩建的柏油路,陪伴湖水几代人的老柳树也被锯掉,取而代之的是几排惨淡的速生杨和夹杂在树行中的木桩。斑驳的颜色已经好几年没绿了。

飘渺的芦苇不复存在,光秃秃的黄沙取而代之;汩汩声不复存在,尖锐的汽车喇叭声不绝于耳。“小湖明珠”旁的“玉带流水”因灌溉而得以保存,却永远失去了昔日的曼妙身影。当初还有一两条白肚皮的鱼,以后就没有半死不活的气息了——甚至是早已逝去的生命!

在桥上,小溪是一条名副其实的臭水沟,伤痕累累,就像严重烧伤病人的皮肤。河水早已干涸,只在泥泞的沟壑里留下一小滩黑水。我为之叹息。随着我们的遗忘,这个美丽的江湖所留下的只是记忆中模糊的剪影。在杨树林里,贪玩的顽童在他们的记忆里除了一条排水沟什么都没有。昔日的美丽江湖,带着人们对美丽和自然最后的欣赏,渐行渐远,慢慢逝去...不知道这个池子什么时候才能重现往日的美好?

对比过去和现在,空我叹了口气...

温馨提示:本文最后更新于2023-03-21 08:07:52,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,若有错误或已失效,请在下方留言或联系写作素材网
------本页内容已结束,喜欢请分享------

感谢您的来访,获取更多精彩文章请收藏本站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3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